狐栖要努力学习呀诶嘿

Q:What the fox say?
A:不要转载。否则拉黑。

你好呀,我是狐栖。
叫我狐狐也可以哦!
媳妇是@一百只霍祁,我亲爆她。
头像是果总画的自设!
是只想搞什么cp就搞什么cp的自由狐狸。
年更写手。x
车不要叫我补档了朋友你去看看车的合集不好吗。
是推荐狂魔,希望关注后发现我不顺眼的朋友善用拉黑和屏蔽功能。
当然能和你交朋友是最好的啦♡

是个用来嚎沙雕日常的子博,有时候想写啥没成型的脑洞也扔这好了……欢迎来找我玩

狐醉而栖:

分享今日快乐。


我们的职业生涯规划是一个很厉害的律师给我们讲的。他跟我们说你学法。起码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如果你是法官的话,那么就要保证你不会被一年四百多的案件押到过劳死,如果你是个律师的话,你要知道,如果你在法庭上表现的太过优秀,那么你可能会被另一方的诉讼人表示不满,那么你起码
要跑得比他快才不能被他打到。


学法的同学,如果犯罪会很尴尬,因为你会发现抓你的是你的同学,给你诉讼是你的同学,审判你的是你的同学,在监狱看着你的还是你的同学。


学法的同学,你要知道你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不然你就不是律师,而是法师。


-蔡琰,字文姬。有人知道她的字的由来吗?
-闻鸡起舞!

翻自己以前写的黑田月岛同人被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

太肉麻了吧……

嗯……怎么说呢我就一小透明段子手,粉丝涨到600多其实我挺惊讶的也感谢各位抬爱。
不过我以后不会更墨香女士的作品相关的同人啦,吊着人没意思,各位该取关就取关吧。
很高兴认识你们。

【冰秋】咬人了嘿!

失踪人口的回归[…]太久没写手生
现代PARO,ooc致歉!
能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
  下午四点,落日暖阳为空气镀上一层暧昧的暖金,若是隔着层玻璃倒是很容易被这暖融融的模样欺诈。走出居民楼走向停车场,洛冰河早行一步前去热车,沈清秋把下半张脸埋在毛线织的围巾,隔着一层细小的绒毛让鼻腔与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来了个又酸又痛的正面拥抱。

  蓝瘦。

  楼上隐约穿来男孩子吵闹的声音,训斥声太大再强大的隔音墙也挡不住。据声音传递出来的信息猜测估计是珍藏E盘多年的不可描述的片儿被扒了出来正在接受爹妈讯问。虽说男孩子看一看倒是没什么,只是他家男孩年龄有点小——才14岁呢!

  现在的孩子真早熟啊,沈清秋砸吧两下嘴,抬腿下楼远离战场。

  ——跟洛冰河那时候一点也不像。

  洛冰河是邻居暂时托给他照顾的孩子——邻居是个慈眉善目的婆婆,手心厚厚一层老茧硬的硌人。邻居实在打工繁忙,虽正好那时候沈清秋工作也不忙,便主动接下了这个看孩子差事。

  电视发出的光忽明忽暗,吱吱哇哇的上演泛着调料味道的酸甜苦辣。屏幕里的女演员瞪着个眼睛眼泪愣是舍不得滚出眼眶,倒是后期配音哭的撕心裂肺。

 彼时方吃饱喝足的沈清秋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睁开已经泛起睡意的眼眸,目光自然的落在洛冰河身上。十一二岁的男孩子黑色发丝服帖的贴在面颊,两手蜷紧掌心向下搁在膝盖上上身紧绷着,后背紧绷着挺的笔直。洛冰河嘴角紧紧瘪着,用力盯着电视屏幕——若是目光能实体化估计电视不知道被射对穿几个来回。

  
这是怎么了?沈清秋心下疑惑,自然而然顺着洛冰河的目光寻向电视屏幕。

  婚礼进行曲萦绕耳畔,精心打扮的男主角竖着大背头,身着新郎服伸手揽住着婚纱的女主角的腰部,于唇部落下深深一吻。男女主角伸没伸舌头沈清秋不知道,这两个成年人观看时看起来十分正常的画面放在此刻尴尬非常。 我这现在遮住还来得及吗!沈清秋脑子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一朵白白净净的小白花过早的被社会的黄泥水压弯根茎的画面。虽说孩子早知道点什么挺好的…不过这也太早了!正纠结着是不是该挡住男孩子的眼睛再赶紧调个台,洛冰河却开口了。

  ‘’师尊,‘’师尊这称呼是当初沈清秋中二病犯了,初见时洛冰河问他名字他脑一抽口出狂言‘少年不如你就唤我师尊吧’的结果,后期多次纠正无果只得作罢。洛冰河一开口沈清秋心里便咯噔一声,听说现在小孩都懂的挺多的,他要是问我男女主角接吻伸没伸舌头之类的问题可怎么回答。

  教坏孩子可怎么办!

  然而事实证明,沈清秋想的还是太多了。

  洛冰河眉头紧锁,目光自电视屏幕剥离缓慢的黏在沈清秋身上,嘴唇张张合合无意识的折磨着下唇瓣的那块皮肉。沈清秋目不转睛,对上男孩子的目光可谓抓心挠肝,担心他语出惊人问出什么他这个年纪来说理解实在过早的生命的大和谐的问题。

  ‘“新郎他...”洛冰河开口,语气还有些因疑惑与犹豫带上的黏黏腻腻,“为什么咬人呢?”

  沈清秋说不出话。

   小白花,一战成名!

  不过回忆就是回忆,是奔流不息无回头之路的河流。奔腾不止向着远方行进,当年比白颜料还纯了一个度的洛冰河终于在多色颜料的沾染下彻底成了回忆。只是这块白颜料白的与众不同,别人是拼命躲避着色彩侵蚀,他是一把黏住了带着颜料的画笔,硬是不让人走。

  小兔崽子后来看春山恨看的比谁都勤。

  如今的洛冰河对“咬人”可谓手到擒来,比沈清秋熟练了不止一个度。沈清秋在车里含含糊糊的回应着洛冰河的吻直到肺部闪起空气供给不足的红色警示灯才推了推洛冰河的胸口,后者只好依依不舍的退出他的口腔——走前不忘坏心眼的扫过沈清秋上颌。

  这小混蛋。空气迫不及待争先恐后涌入肺腔,沈清秋喘息着拉高围巾遮掩面上不自然的绯红,忍不住伸出食指虚点他几下,而对方倒是自然露出个笑容,凑上去亲亲他的指尖,温热软舌有意无意擦过指腹,抬起眼睫墨色瞳仁似笑非笑,“师尊?”

  一阵电流窜上脊背,沈清秋飞速想收回手却被攥住了手腕——手掌温暖有力,心跳声顺着相贴的手掌的纹路蹿来。哪怕没看镜子,沈清秋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面颊传来的热度。

  当年的小白花到底到哪里去了啊!
  

叫我哥笑死

我哥之前问我:你最近是不是在看镇魂。
我:dei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哥:听说里面有个人叫赵云。
我:啊……?
我哥:照这趋势是不是还应该有刘备。
我:哥你说的是赵云澜吧..。
我哥:哦。

更个日常混更吧x(没人想看)这几天磕镇魂磕的几乎日夜颠倒,过几天更新。
我和我哥关系很好,经常也会开一些玩笑。

我哥:我要叫你小王八。
我:?为什么。
我哥:你是小王,对吧。
我:昂,所以呢?
我哥:在后面加个语气词,就是小王八。
我:……哦哟,那你是什么,老王八?
我哥:傻。我是人,谢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叶蓝】看片儿吗,朋友。

写个小甜饼转换心情。
又名今天叶修不在家。
有车所以外链啦。(看评论)
喜欢请评论好吗

【冰秋ABO】任逍遥03

我流abo,带精神体玩。
一不小心爆字数了x
喜欢的话请评论啦。(高亮)
绝对原冰妹x沈老师请放心。
前文见tag
――――――――――――
又是那片湖。

氧气即将告罄,一片昏暗中有人吻上他的唇,撬开唇齿度入氧气。冰河?沈清秋挣扎着想看清那人的脸,却被一双手掩住双目,耳畔飘落一声叹息。

“你不该来这儿的。”

沈清秋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让他怀疑刚刚的一切都是梦。身上干燥清爽,没有湖水的粘腻感。额发被薄汗浸湿,粘哒哒的沾在额头上。扶着头缓缓坐起身,沈清秋按揉着太阳穴。

在这种废稿里他不应该是反派吗,一天之内晕倒两次这是哪门子反派待遇。

“师尊,你终于醒了!”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毫不客气的直接扑上沈清秋的床,用力搂住他的腰。

“为师没事。”搂的要喘不上气了…看来真是给孩子吓坏了。沈清秋伸手揉了把小弟子的头。说起来,这个头顶真的很眼熟啊。这位弟子头垂着,沈清秋看不清他的脸,但直觉告诉他这人绝对不是明帆,而是――

“师尊,弟子好担心你。”洛冰河红着眼睛,眼下有些许发青看起来就是许久未睡的模样。对上沈清秋的目光后甚至瞬间红了面颊,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磨蹭两下鼻梁,额头上的天魔印甚至都暗淡了些许。

沈清秋有点不知道手该放哪了。果然是你啊,冰哥。

他其实是下意识把这个小洛冰河当他家的冰河来对待,但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人。而且,晕倒前的一幕他可没忘,只能说冰哥真的演技不错。而且他有一个疑问。

“冰河,”沈清秋在心里酝酿着话语,“你怎么…会在竹舍?”一个一直不受宠的弟子怎么会在竹舍,而且沈九什么时候和洛冰河关系亲密到这种程度了啊。

“师尊是觉得弟子的存在脏了竹舍吗。”原本雀跃着的墨眸垂下了,洛冰河两手无意识搓着衣角,再抬眼,眼中满满的都是委屈。

“为师只是随口一问,你别多想。”麻烦了这边剧情完全不对头啊。这边冰哥哭哭唧唧,沈清秋没办法,赶紧再摸摸头表示安慰。

看来这边沈九对洛冰河还算不错。但如此发展却也不像向天打飞机给沈九的人设定位。

这个世界是终于坏掉了吗。

“师尊,”竹舍的门被敲响,二人同时转头去看。抱着什么的明帆见了屋内场景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外,一时间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

“进来吧。”沈清秋冲他点点头,视线无意间瞥过洛冰河,发现对方脸上一瞬笼罩一层阴霾,却在对上沈清秋目光后立马露出笑容,一双眼睛熠熠生辉。明帆站在一边,欲言又止,始终低着头不敢抬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沈清秋将目光投向明帆怀中,他远看还以为是团棉花,近看才发现似乎是只白狐。通体雪白,毛茸茸的一团随着呼吸小幅度的颤动着。圆耳低垂,像是梦见什么好吃的不时呜呜两声,大尾巴环起半个身子,整个窝在明帆怀里。

这是国家几级保护动物啊。清静峰生态环境真不错,连狐狸都有,牛逼。沈清秋在心里鼓掌。

“师尊,您这小白狐好像是喝醉了,弟子路过怕他着了凉就给抱了回来,”他似是想行礼,却因腾不出手来有些促狭,“…还请师尊不要见怪。”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的确,自己自从来了这个世界之后还没见过自己的精神体。如果说这就是那自己这运气也太好了吧。沈清秋伸手接过白狐放在怀里,神情恍惚。

手感真好。

“呃,师尊,弟子有一事相求。”他说的磕巴,一边说着一边用目光扫着洛冰河,对方则是面无表情,连个眼神也不曾赏。

看来与洛冰河有关。那么当务之急是将洛冰河支开。“师尊晕了这么久,想必是饿了,弟子去盛些粥来。”不等沈清秋开口,洛冰河自是乖乖巧巧的起身,甚至临走前带上了竹舍的门,面上没有露出丝毫不悦。

目送洛冰河走出竹舍,明帆松了口气。

“师尊,你看,冰河毕竟还没分化。学舍里人多,柴房离学舍又近,若是哪日突然分化了,我们这些个师兄弟里难免照顾不周。而师尊您是乾元,出了问题也好控制的多。您看这…”明帆疯狂眨眼,沈清秋不想说话。

谁说我是乾元的。你当我脖子后面那块腺体是什么,长错地方的甲状腺吗?

明帆的理由看似合理实际上不足以成立,说到底就是明帆昨天被打怕了想让洛冰河搬远点儿。至于乾元,看来这边对外谎报了自己的性别。也好,将来的行动看来能方便些。

目前空着的房间严格来说只有竹舍外的偏室。沈垣本人当然也不可能让洛冰河继续睡在柴房,但在这个洛冰河注定是乾元的世界,作为坤泽他不觉得自己会很安全。

此时此刻,两只闪亮亮的眼睛盯着他,闪烁着对于活下去的渴望。

明帆你求生欲望真的很强啊。

算了,就算住在偏室,又能怎么样。以后的事以后再算,现在这个十来岁的小不点还能把自己拆了吃了吗!沈清秋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冲明帆点点头。

“多谢师尊,弟子先行告退。”终于了了个心思,明帆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后退出,同端着碗的洛冰河擦肩而过。师尊这么厉害的乾元,肯定治的住洛冰河那小子 。明帆在心里嘀咕。看他以后还怎么称王称霸。

洛冰河将碗筷摆在桌面上的时段,沈清秋披好了衣服,在桌前坐下。“竹舍外还有一间偏室,冰河你以后就搬到那边去住吧。”沈清秋将菜夹进碗里,不去对上洛冰河惊喜的目光,“毕竟你还小,更方便照顾些。”

“多谢师尊!”

饭菜入口,味道熟悉的沈清秋几乎不想咽下去。放下筷子,长叹一口气。他是真的想自家的洛冰河了。

“这饭菜不合师尊口味?”甚至连自己平日提前放下筷子时说的话都一模一样。也许这就是他的世界的洛冰河呢?

“嗯…在外面待的时间久了,清静峰一草一木真的让人感到亲切啊。”抱着试探的心理,沈清秋开口询问。穿越过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他与洛冰河实际并不在清静峰,只是前段时间才回去处理各项事务。如果这当真是自家的洛冰河,自己如此说,想必他一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而洛冰河闻言却有些茫然,“恕弟子愚昧,”

“自弟子上山拜师以来,师尊一直于清静峰修行,从未下山。

果然。心里那点飘渺的期待都化成了泡沫,如坠冰窟。沈清秋麻木的点点头,“没事了,你先下去吧。”

洛冰河似乎还想说什么,嘴唇抿起,却还是没说话。回了柴房,洛冰河动作麻利的收拾着要带走的东西,心情分明应该是雀跃的,却在回忆起师尊失落的那一刻时消沉下来。今日的师尊有些不同,似乎更加的温和亲善,分明拜师的这一年每日都可以看到,却觉得今日才是初识,更是重逢。一股说不上来的情感在心里翻涌着,心像是被针扎般抽动着。

今日的他似乎也有些不同,自视线与师尊相触的那一刻起便不由自主的欣喜,明知是僭越,他还是在师尊苏醒时扑上去,想把他用力摁进怀里,揉进灵魂再不分开。这种想法令洛冰河惊奇,但内心深处却又是觉得是理所应当,如呼吸般自然。

这可真是…太奇怪了。用力揉搓两下发烫的脸,洛冰河这才发现自己的嘴角正无意识的上扬着。

那是发自内心的欣喜。

可是我到底在高兴些什么啊!在心里无声的呐喊,洛冰河捂住脸。

――――――
洛冰河:嘴角疯狂上扬

脑洞

我想写o洛xb沈。

情,热期omega体力会变得相当好,哼哼唧唧缠着沈老师不让下床。在床上凶的和狼一样,叼着沈老师后颈标记。求饶了也不停,还一味装弱小求亲亲,特别得寸进尺。

沈:你她妈真的是o吗?!

请求

是这样没错,求您赶紧改回来。

六薰ฅ'ω'ฅ想渡欧:

来lof就是嫌wb臭毛病多,还跟WB学,那我为啥不回去?微博功能比你们丰富多了好吗?别在那邯郸学步了


ジえン:



给自己一点慰藉((
虽然客户端我没更新 不知道最新版面是如何
但总觉得 没人看T T)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