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栖要努力学习呀诶嘿

Q:What the fox say?
A:不要转载。否则拉黑。

你好呀,我是狐栖。
叫我狐狐也可以哦!
媳妇是@一百只霍祁,我亲爆她。
头像是果总画的自设!
是只想搞什么cp就搞什么cp的自由狐狸。
年更写手。x
车不要叫我补档了朋友你去看看车的合集不好吗。
是推荐狂魔,希望关注后发现我不顺眼的朋友善用拉黑和屏蔽功能。
当然能和你交朋友是最好的啦♡

我今天真的好快乐wwww以及我们那场真的放眼望去都是男粉哈哈哈哈女粉巨少

背书背累了就敲木鱼冷静一下吧。

当代女大学生在考试周的逼迫下在线敲木鱼

似叶蓝!

君莫笑的配色我糊不粗来……cry

听了一上午广播剧有点爽,一边听月若流金一边摸鱼。
顾帅骑马.jpg
马挺崩溃的我也挺崩溃的

是个用来嚎沙雕日常的子博,有时候想写啥没成型的脑洞也扔这好了……欢迎来找我玩

狐醉而栖:

分享今日快乐。


我们的职业生涯规划是一个很厉害的律师给我们讲的。他跟我们说你学法。起码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如果你是法官的话,那么就要保证你不会被一年四百多的案件押到过劳死,如果你是个律师的话,你要知道,如果你在法庭上表现的太过优秀,那么你可能会被另一方的诉讼人表示不满,那么你起码
要跑得比他快才不能被他打到。


学法的同学,如果犯罪会很尴尬,因为你会发现抓你的是你的同学,给你诉讼是你的同学,审判你的是你的同学,在监狱看着你的还是你的同学。


学法的同学,你要知道你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不然你就不是律师,而是法师。


-蔡琰,字文姬。有人知道她的字的由来吗?
-闻鸡起舞!

翻自己以前写的黑田月岛同人被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

太肉麻了吧……

嗯……怎么说呢我就一小透明段子手,粉丝涨到600多其实我挺惊讶的也感谢各位抬爱。
不过我以后不会更墨香女士的作品相关的同人啦,吊着人没意思,各位该取关就取关吧。
很高兴认识你们。

【冰秋】咬人了嘿!

失踪人口的回归[…]太久没写手生
现代PARO,ooc致歉!
能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
  下午四点,落日暖阳为空气镀上一层暧昧的暖金,若是隔着层玻璃倒是很容易被这暖融融的模样欺诈。走出居民楼走向停车场,洛冰河早行一步前去热车,沈清秋把下半张脸埋在毛线织的围巾,隔着一层细小的绒毛让鼻腔与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来了个又酸又痛的正面拥抱。

  蓝瘦。

  楼上隐约穿来男孩子吵闹的声音,训斥声太大再强大的隔音墙也挡不住。据声音传递出来的信息猜测估计是珍藏E盘多年的不可描述的片儿被扒了出来正在接受爹妈讯问。虽说男孩子看一看倒是没什么,只是他家男孩年龄有点小——才14岁呢!

  现在的孩子真早熟啊,沈清秋砸吧两下嘴,抬腿下楼远离战场。

  ——跟洛冰河那时候一点也不像。

  洛冰河是邻居暂时托给他照顾的孩子——邻居是个慈眉善目的婆婆,手心厚厚一层老茧硬的硌人。邻居实在打工繁忙,虽正好那时候沈清秋工作也不忙,便主动接下了这个看孩子差事。

  电视发出的光忽明忽暗,吱吱哇哇的上演泛着调料味道的酸甜苦辣。屏幕里的女演员瞪着个眼睛眼泪愣是舍不得滚出眼眶,倒是后期配音哭的撕心裂肺。

 彼时方吃饱喝足的沈清秋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睁开已经泛起睡意的眼眸,目光自然的落在洛冰河身上。十一二岁的男孩子黑色发丝服帖的贴在面颊,两手蜷紧掌心向下搁在膝盖上上身紧绷着,后背紧绷着挺的笔直。洛冰河嘴角紧紧瘪着,用力盯着电视屏幕——若是目光能实体化估计电视不知道被射对穿几个来回。

  
这是怎么了?沈清秋心下疑惑,自然而然顺着洛冰河的目光寻向电视屏幕。

  婚礼进行曲萦绕耳畔,精心打扮的男主角竖着大背头,身着新郎服伸手揽住着婚纱的女主角的腰部,于唇部落下深深一吻。男女主角伸没伸舌头沈清秋不知道,这两个成年人观看时看起来十分正常的画面放在此刻尴尬非常。 我这现在遮住还来得及吗!沈清秋脑子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一朵白白净净的小白花过早的被社会的黄泥水压弯根茎的画面。虽说孩子早知道点什么挺好的…不过这也太早了!正纠结着是不是该挡住男孩子的眼睛再赶紧调个台,洛冰河却开口了。

  ‘’师尊,‘’师尊这称呼是当初沈清秋中二病犯了,初见时洛冰河问他名字他脑一抽口出狂言‘少年不如你就唤我师尊吧’的结果,后期多次纠正无果只得作罢。洛冰河一开口沈清秋心里便咯噔一声,听说现在小孩都懂的挺多的,他要是问我男女主角接吻伸没伸舌头之类的问题可怎么回答。

  教坏孩子可怎么办!

  然而事实证明,沈清秋想的还是太多了。

  洛冰河眉头紧锁,目光自电视屏幕剥离缓慢的黏在沈清秋身上,嘴唇张张合合无意识的折磨着下唇瓣的那块皮肉。沈清秋目不转睛,对上男孩子的目光可谓抓心挠肝,担心他语出惊人问出什么他这个年纪来说理解实在过早的生命的大和谐的问题。

  ‘“新郎他...”洛冰河开口,语气还有些因疑惑与犹豫带上的黏黏腻腻,“为什么咬人呢?”

  沈清秋说不出话。

   小白花,一战成名!

  不过回忆就是回忆,是奔流不息无回头之路的河流。奔腾不止向着远方行进,当年比白颜料还纯了一个度的洛冰河终于在多色颜料的沾染下彻底成了回忆。只是这块白颜料白的与众不同,别人是拼命躲避着色彩侵蚀,他是一把黏住了带着颜料的画笔,硬是不让人走。

  小兔崽子后来看春山恨看的比谁都勤。

  如今的洛冰河对“咬人”可谓手到擒来,比沈清秋熟练了不止一个度。沈清秋在车里含含糊糊的回应着洛冰河的吻直到肺部闪起空气供给不足的红色警示灯才推了推洛冰河的胸口,后者只好依依不舍的退出他的口腔——走前不忘坏心眼的扫过沈清秋上颌。

  这小混蛋。空气迫不及待争先恐后涌入肺腔,沈清秋喘息着拉高围巾遮掩面上不自然的绯红,忍不住伸出食指虚点他几下,而对方倒是自然露出个笑容,凑上去亲亲他的指尖,温热软舌有意无意擦过指腹,抬起眼睫墨色瞳仁似笑非笑,“师尊?”

  一阵电流窜上脊背,沈清秋飞速想收回手却被攥住了手腕——手掌温暖有力,心跳声顺着相贴的手掌的纹路蹿来。哪怕没看镜子,沈清秋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面颊传来的热度。

  当年的小白花到底到哪里去了啊!
  

叫我哥笑死

我哥之前问我:你最近是不是在看镇魂。
我:dei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哥:听说里面有个人叫赵云。
我:啊……?
我哥:照这趋势是不是还应该有刘备。
我:哥你说的是赵云澜吧..。
我哥:哦。